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楚石

走出户外,与天地对话,和自然谈心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 访晋时黄牙寺,识明代石碑记。  

2016-08-12 06:34:34|  分类: 摄影手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(原创) 晋时黄牙寺,明代石碑记。 - 楚石 - 楚石
 
明代黄牙寺石碑
(原创) 晋时黄牙寺,明代石碑记。 - 楚石 - 楚石
 
2016年7月31日中午,与陈宇航来到武穴市花桥镇新街的“显名楼”牌坊处向南拐,沿花桥西河东边那条路河而下,约3千米左右距离,兰杰村下周垸边两桥之间,就是清康熙丁末《广济县志》载,佛教净土宗创始人慧远,于东晋太元初(公元376—380年)卓锡广济的黄牙寺
寺东是西河,河水流入太白湖,寺的面积不大,前有天王殿,中有大雄宝殿,后有祖师殿,主持为戴师傅。还有一位身体不健,一步三晃的七十多岁老人在寺里打理,他走在距我们识碑文不到二米的平地,摔了一跤,吓了我们一下,陈宇航连忙把他扶起来,一看无大碍大雄宝殿东头有一块古石碑高一米五宽约九十厘米,断成三块,现用水泥衔接。仔细一看是明代嘉靖年间的文物,记载的是此寺的建设和重建的经过。字不大,只有两厘米大小,氧化得严重,不好识读,弄些黄泥涂上去才能辨识。我们两人只认记了七行时,高温天,天气太热,全身汗透,热得实在受不了,只好作罢回家,下次再来。
8月4日,阴天不时小雨,天气凉爽,与陈于航再次来到黄牙寺,争取把那块明代碑记识完。上次涂的黄泥巴还在石碑上,陈宇航用瓶子倒点清水,一个字一个字往下清洗和识读,我在作笔记,遇到不好认的字,两人共同探讨。认到石碑底下字迹时,我们是跪在地面上 和伏在地面上才看清石碑上的字,看得我们俩头晕眼花,不时的停下休息一会儿再继续认。寺内老人对我说:古寺在 50年代修新西河的时候就毁掉了,石碑是从河内挖出来,重新安放在这里,这庙也是近些年重修的。雨在不断的下,花了近三个小时总算把全篇碑记认完抄下,在石碑断处的字部分未识出来。我把笔记本交给陈宇航,请他打出来。

陈宇航于2016年8月9日把石刻文字打出如下:

重修黄牙寺记

赐进士出身云南按察司浠川胡仲漠篆额

赐进士出身河南淮怀庆府蕲阳郝守正书丹

乡士河南曹氏 知县邑人程翰撰文

去县南一舍许,有禅寺曰:黄牙。背平坡,面泽堤,左河右涧,环茂竹。殿以园圃,田果异卉实其中,挹远山,吞巨浪,杳隔民居,良辰美景,骚人墨客之游于斯者,如在蓬瀛?有日暮忘归之意,殊一方之画境也。

昔此地名太平山,左有远丘曰:炼丹。东晋时祖师曰慧远,卓锡于此,其寺始创,后毁于兵,遂废。

元至正间有曰:法昙,而规未弘,历我朝天顺间,寿师无尽自金台五华寺云游至此,爱其寂静,逯此驻足,克全戒行,一方敬仰。寺湫隘,募缘重新封以砖石,一如五华之制。殊不知北方土厚、水深,故宜。南方湿,日夕乃有蚊蚀之患,梁栋之被者过半矣,历祖融大千支持,至正德年来,颠危愈盛,过之每为之惊惶,况久居人是者乎。

乃名讳弘明号无极者,(跻)身勤约,尽力农事,蓄馀资,有志恢复遗状。曰:道贵市材鸠工,檀越亦趋事。以观厥成,拆其旧而一新之,中为佛殿,高方各为三丈,后为法堂,致高二丈,有奇异翼,以二房为禅宿之所,两旁丈室各拾余间,有山门渐次建立。

经始于嘉靖庚寅,四三年而后落成。观者改视,闻者易听,成绩可谓伟矣。兹无极谓其徒道周虚庵曰:寺之修建,予鏊厥所有,鞠躬尽瘁,经寒暑而后成。龙山程子知我者,盍往徵记,用志此功,始继修之颠未之贞珉,以图不朽,虚庵承命。以谒予,予惟释之。不相为谋也,久矣,然怿之致,而人无我,以慈心为本原,其心只欲人为善,而一于仁爱。故吾徒疑西铭者,亦多以是抑,自古有家国者,有其庙而祀其先,君子营建,先立祠堂。敦本者,固如是间,有弗克而毕力于斯者亦多。今观无极师徒举此大事,垂此伟绩,彼特列于士夫,必能华其奉先之所,将为克家幹蛊之伟岙,尊祖敬宗之令人矣。予昔,于是与无极有缔交之雅。予师予所谓墨名儒行,而可与进,予且重虚庵之尚儒,虽耄而为之,记以谂。后之居于此者,知其所耳,自而相聊焉。

  皇明嘉靖二十二年岁次癸卯冬一月上浣之  住持  比丘  弘明无极

  道贵 道周

徒孙 德成德才德庆德立德(损坏一字)

黄牙寺,位于武穴市花桥镇兰杰村十二组与十三组交界处 

下午在家把《广济县志》清乾隆辛未刻印本440页打开,志上“寺观”条文中载:“黄牙寺:县南一舍许,背平坡,面泽,左河右涧,环以林竹修茂。殿以园圃果卉,挹远岫,吞巨浸。游斯者,有日暮忘归之意。昔此地名:太平山,左有遗丘曰:炼丹。东晋时,祖师曰慧远,卓锡于此,其寺始建创,后毁于兵,遂废。元至正,有法昙者,复制而规未。宏明天顺间,寿师无尽自金台五华寺云游至此,爱其寂静,遂新如五华制。正德末,僧宏明募复邑人程瀚勒石,”
         县志上文字多取于明代石碑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从古至今,只有石刻与文字和人民劳动遗迹中留下文化,从只言片语中发现先人的智慧。文化需要继承和发展,首先是继承,所以我与陈宇航两人对发现在武穴的古代石刻和石碑都很留意,只要听说或见过它,尽量摄下和记录下来,为当地保护和保存古代文化尽力,虽说辛苦,但有意义。
      2016年8月11日上午两人校对碑文和断句,仍有部份字不清楚,决定再去与石碑校对。
     12日下午,与陈宇航再次来到黄牙寺校对石碑文字。这次是专门对部份不清楚的地方,采取上文与下文意思通顺来认字,二是从偏傍点画上,从光的正面或侧面观察字,用黄泥涂抹等反复观察分析,总算把这篇石碑碑文认识清楚。我与陈宇航说,真不容易,不是我们两人下决心,这字是认不完整的。虽劳累,但也值得,做了一件有益于武穴文化的事。
与陈宇航识读明代黄牙寺石刻碑记。
千年古迹荡无凭,
幸有碑文事迹凝。
世事沧桑谁问得,
埋头作事莫闻名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