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楚石

走出户外,与天地对话,和自然谈心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 雾中行走在横岗山的山路上  

2016-11-01 15:35:45|  分类: 摄影手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2016年10月31日下午雨,在武穴车站乘上十四时开往横岗山的班车,途中梅川进站上客几分钟,于十五时三十分到达终点桃树岭停车场。此时一山大雾,只见公路,但见舒光银的车在那儿,他在停车场打牌,不想等他散场一道乘车上山,于是独自撑伞冒雾登山。

       十五时三十八分开始出发,路上非常安静,除了我的脚步声,雾水打叶声外,再无其它声响。边趟边想,我这次上横岗山有两个目的,一是与林隐寺主持惟森法师商谈横岗山摄影展,定下展览作品;二是中午天气预报讲,明天降温且天晴这是一个雨后天晴,横岗山容易拍摄到云海的好气象。虽然上午与惟森法师联系,他要在十一月初五出差回来再见面,可天气难遇,还是上山来。走到武穴黄梅殿奠基处,看到又往山体中挖了些,两边也加宽了,虽然市里和村里不同意此处再做佛殿,但做总比不做好。同时想到,如果惟森法师不做横岗山四祖禅院,不做观音阁,那么横岗山的风景将失去半壁江山。虽说现在雾浓看不到观音阁,如果此时登阁,在阁中一至三层内的墙壁上,张挂了十多幅横岗山风光景点图。但在没有雾天时登上碧去峰顶,爬到五层的观音阁上赏景,那是“凌空四面无遮拦,放眼一周景物收”。晴天仰望横岗山一山青翠,寺庙耸立云霄,雨雾天,横岗山天柱峰就象一艘小舟,飘浮在云海之上,约隐约现,幻似仙境。俯视荆竹,梅川水库就在碧云峰下。还未想罢,就到了碧去观。一看手机上时间, 行到碧云观大门是十三时五十五分,花了十七分钟。

        继续往山上走,十六时零八分走到东山寺,听到僧舍有放电视的声音,就喊了几声黄师傅,可无人应答,又前行。在东山竹林处的路上,淌水过去,因路下的涵洞堵塞,水漫公路而过。雾太大,什么也看不到,只有一心走路。路上我在想,大多香客上山是求神拜佛,无论雾大雾小,他们目的明确,雾大无所谓。游客就不同了,雾大,看不到景色,会失望而去。我想远观不行但可近观,近可参观寺庙和观佛像,也可体会师傅们念经及做法事。也可进万佛洞探密,试试自己在洞中能否进出自由,万佛洞内四环七纵,环形共通二百六十多米,七拐八套,相通又相连,佛像无数。我在猜想在横岗山万佛洞中进出,没有几个人能不走错路的,就连开凿万佛洞的主持惟森法师,也不一定能在洞中进出自由。

      十六时二十八走到翠云亭处,只见翠云亭的地基已做好,只待安装了,到时横岗山又添新景点,又可供游人和香客休息之场所。这里是通往横岗山份翠峰的要道,上次惟森法师与我商量,从翠云亭前往下修一条石台阶,一米五的宽,并做栏干,到峰顶。我说,那当然好啊,不似现在,一步步地往前摸索着走。不过除了下坡处做栏干,山脊平坦处就不用做栏干了。此时我想,雾中在耸翠峰观赏儿驮娘石是一个很好的选择,儿驮娘石是移步换景,八面可观,面面不同,可赏,还可攀。

      过了横岗山森林公园大门,在财神殿门前拍一片雾中殿内佛意,到林隐寺大雄宝殿时,已是十六时二十七分。邹师傅见我说,下雨天也来啦。我说,从桃树岭停车场走到你这儿,花了将近五十分钟,我记下来,可告诉别人,人家知道后,也好按排行程时间。邹师傅说,你总为别人着想,会得到福报的。我说,谢谢师傅的理解和支持!同时听到圣母殿有人声,这是上山来听到最多的人声。告别邹师傅,到圣母殿一看,原来是法行师傅度与印度师傅妈妈和殿内老尼姑闲话。法行师傅见我第一句话就是,柯老师今天好年轻啊!我当时一愣,从来没人说过我年轻,忽而明白是我上山时,走热了身子,把一身衣服脱得只穿一件衬衣,而他们都穿上棉衣了,还觉得冷。我说,是我,生命在于运动。同时我又说,今天是专门计算上山时间,从桃树岭停车场下车走到林隐寺要走四十五分钟;法行师傅说,我也试过,只需四十分钟。我说,那是你年轻,走得快些。于是,我们三人一行到药王,路上与法行师傅谈到横岗山的展望时我说:一是从翠云亭下,修一条路到耸翠峰。他说,路,最好莫修,路一修好,耸翠峰上的杜鹃花就保不住了。我说,主要是在耸翠峰顶修建一个塔,给横岗山添景,这个塔与碧云的观音阁遥相呼应,常在云雾中沉浮,你想那时横岗山更美了。在杜鹃花盛开时,加强管理,应该保得往杜鹃的。二是,从碧云观修一条游步道到大沙港,再从大沙港修到耸翠峰,然后到天桩峰,一趟走上来,没有二个小时是行的。这一路上,可以说是游山玩水,攀岩赏石,登塔远眺,既刺激又惊险;下山时不走回头路,沿公路下山既平坦又轻松,这一环行,让人欣赏了美景,又锻炼了身体。法行师傅说,这事已定下了吗?我说,还没有,这是我的设想。走到南峰井时他与我说,准备在天宫祠边修一个大水池么样。我说,只要水抽得上去,当然好,今后伙房的废水可以直接冲厕所。说完,我们各自到各人住处。到了门口,见杨胜清在山上,与之打招呼,他说,借别人的车,也是刚到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这样,从桃树岭停车场走到药王殿,花去一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