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楚石

走出户外,与天地对话,和自然谈心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 初访梅川朱雪杏诗翁故居未果  

2017-01-10 10:10:33|  分类: 摄影手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
(原创)    初访梅川朱雪杏诗翁故居未果 - 楚石 - 楚石
 
      知道朱雪杏诗翁,那是几年前的事。在武穴地摊上购得一套由他主编的《广济耆旧诗集》,《广济古今诗词统编》两本书中晓得他。而2015年在横岗山药王殿闲时翻阅周    ,夏树林,陈明孝编的《横岗山古今诗词集》书中内,有一首他写的《横岗纵目》诗:读罢这首诗后,当即在此首诗旁写下“该书三百古今描写横岗山的诗作中,唯此诗最有深刻的亲身体会,写作水平最高”。
        2016年12月27日横岗山摄影展览后,与陈宇航谈起准备搞民风民俗摄影 展一事。他告诉 我,武穴汽车站边有个旧书摊卖有旧画册,可参考。于是,29日就到此路边卖旧书摊去看一下。当时只有一位姓汪的师傅在市交通局门口卖旧书,我在地摊上,喜欢找本地文人出版的书,读起来既熟悉又亲切。就问他有本地人的书么?他说有。并指给我看,有一个专门纸箱装本地人的书。纸箱上第一本就是很新的《野花残稿诗文集,这书名很好,翻开一看作者是朱雪杏,心想这老先生出诗集了,应该购回家看看.二话未说,问汪师傅多少钱,他说五元钱,当即付钱与他,生怕此书被别人抢走似的心情。又翻纸箱中的书,共购回七本武穴人的书。回家时顺道在田兴斌影友家做一会儿,告诉 他在车站旧书摊买了几本旧书。
       回到家,才把《野花残稿》诗文集一书打开,一看目录中有“横岗纵目”诗在其中,在117页,翻到该页一看此诗是一九八七年作,距今已是近三十年.。得知诗翁是1906年出生,2001年3月去逝。在一九八七年上横岗山已是八十一岁高龄,并且写出境界开阔,意境这么美的诗,不亲临横岗山和对它的熟悉中写不出的。原诗是这样的:
《横岗纵目》诗:
一抹浮云锁半腰,孤峰挺起插青霄。波摇翠黛开双镜,藓剔残碑认六朝。
远水斜连江色暮,危峦高枕楚天遥。归途人似空中坠,疑似飞仙云外飘。
      一九八七年上横岗山只有上山的小路,稍为好点的路就是从梅川到绿林村一天门,二天门,三天门,最后登上横岗山最高峰的天柱峰。那时是没有客车到绿林村的,得依靠两条脚走上山去,可想象诗翁边走边看边思的情景。那天诗翁应该是雨后初晴开始登山,行走在横岗山麓,仰望孤峰凸起,耸立在蓝天白云里,雨后云雾常在山腰环绕,及至穿云破雾登上横岗山的大雄宝殿时,下瞰荆竹梅川两个大水库,就如镶嵌在绿色崇山峻岭中的两面镜子。而路过龙头石的时,龙头石边有蕲春人新刻的摩崖石刻:登横岗山:
     横岗绝顶耸云中,环绕群山秀最雄。庙宇巍峨多壮丽,梯阶层叠又宽 宏。
     茂林修竹连天碧,暮鼓晨钟震耳聋。万法威灵真显应,只园从此换新容。蕲春陈寿乔题。刻于1986年4月15日。再往前几步就是唐代石刻“云雾交参”四个大字。我在2014年看到“云雾”两个石刻大字时,不见“交参"两字,就想书籍上的记载有:云雾交参四个字的唐时石刻,绝不会有错,就找来挖锄与云盖寺的朱老师两人向左边的石崖上清除杂草和浮土,果然呈现出”云雾 交参“中的“交参”两个还带有红漆的字。说明十多年前诗翁看到了这四个字的摩崖石刻,才能写出”藓剔残碑认六朝“的诗句来。攀到天柱峰时,天气晴朗,四周无遮挡,视野极为宽广。站在舍身崖后,向南望去,荆竹水库东边斜连着太白湖,而太白湖又斜连着万里长江,长江又与庐山相连,只是天色将暮,云雾渐起,看不清庐山罢了,否则诗翁的诗句又不同了。横岗山的险峻陡峭 ,寺庙皆建筑在崖壁之上,这在诗里”归途人似空中坠'中也反映出来。游罢天柱峰下山到林隐寺大雄宝殿门前,向梅川方向的下山石阶,笔直有百多级,人从石阶往下走,真的似从空中往下坠。而横岗山森林密布,云雾多,湿度大,山下雨后每到下午四点多钟后,大多有云雾升起,而山脚是没有云和雾。当你从陡峭的横岗山下来的那种轻快心情,与艰难上山感觉,人真的似云外飘回人间。
      他一九八六年写的另外一首《赠伍春莲女士》诗中序言:伍春连女士,聪明人也。去春与余,同登横岗,结伴偕行,招待周至.......平生心性最相知,曾记横岗共上时,怀抱馨香非佞佛,热情亲密肯忘伊。.....从诗中得知他,应是一九八五年与伍春莲女士一道上横岗山的,那时他是七十九岁,诗翁在友人的陪伴下去横岗山游春记忆难忘,在一九八七年又写下了《横岗纵目》,说明他不止一次而是多次上过横岗山,由于他对横岗山的熟悉和热爱,才能写出这样的优秀诗篇。
      从《野花残稿》诗文集中得知,诗翁于2001年3 月去逝,无缘得见,深感遗憾!自己从小受到父亲柯华松先生爱写诗的影响,也是读诗,学诗,写诗,爱诗,可总未遇到心仪的诗人。当看到诗翁的诗,深获我心,可一看到诗翁早已离我而去,那种失落难以言表。原来只知武穴徐剑魂老先生诗写得好,与之交往获益颇多,谁知朱雪杏诗翁的诗中那份宁静窅远,恬淡无欲的意境,让我仰望。他在书中自述:“余之为人,与人不同,身居闹市,志在山林。好读书不求甚解,好作诗信口乱弹。一勺小园,数缕秋烟三粒鸟;两间矮屋,一床破被半床书。”从书中和诗中知,他一生无大起大落,真正的一介布衣,连续写诗七十年。读他的诗,不仅菊花、梅花、梨花可以入诗,油菜花、破草鞋也可以入诗;不仅访旧、遣怀可以入诗,砍柴、拾粪、逛超市也可以入诗;不仅赠答、遣怀可以入诗,失眠、欠债也可以入诗;不仅笺纸上可以写诗,临时捡到的香烟盒上也可以写诗。对诗翁来说,信手拈来便是诗,但却能做到妙趣天成,意境隽永。
   他身居梅川九十四年,从只言片语看诗翁平淡平凡而又遭际坎壈的一生,究其实,无论是乡间务农,还是在学堂为童子师,无疑都给我们留下了一位诗人执著而伟岸的身影。为了更好地了解诗翁,于2017年元月六日与家人一道专程到梅川访问他的故居。在梅川高中问胡君平老师知道诗翁家么,他说不知道,但知道他的人,并且见过两次面,听他讲过诗,勉励年轻人学好诗。后来请问了张发奎先生,他说,记得他家住在核弹川高中附近,具体位置桑蚓(梅早春)知道。
    我们一行四人来到梅川十字街桑梓园路口梅早春杂货店门口时,就看到梅早春正在与另一位老者在香烟盒上写诗并讨论诗,见我们来后,把诗稿放在杂货箱上,我说我把这场景拍下来。
(原创)    初访梅川朱雪杏诗翁故居未果 - 楚石 - 楚石
 
梅早春元旦节时认识,另一位写诗的老者我不认得。梅早春告诉我,他就是上次梅早春送给我的2017年第一期《梅川》杂志上发表的有杨保金(笔名杨帆)诗词六首作者,今年75岁,原梅川镇杨垸小学校长,平时也爱写诗,今天两人在这里讨论诗友杨帆先生金婚的诗。这场景让我想起诗翁的“吟诗只为度清闲,不换衣穿不卖钱。”的真实写照。
(原创)    初访梅川朱雪杏诗翁故居未果 - 楚石 - 楚石
 
(原创)    初访梅川朱雪杏诗翁故居未果 - 楚石 - 楚石
 
     张发奎先生与桑蚓说:今天我带朋友来,主要是访问朱雪杏老师的老屋,请带路。桑蚓说:原来的住房好象已经拆掉,就起身带大家到他家不远的一个小巷中,指着两栋新楼中间的一栋七八十年代的红砖二层楼房说,应该就是这里,具体是哪一间就不知道了。于是张发奎和桑蚓两人在附近问住在此地的居民,但他们都不知道。我看这情形,知道朱老师原来居住的大概位置也就行,不必再麻烦人家了。
(原创)    初访梅川朱雪杏诗翁故居未果 - 楚石 - 楚石
 

初访梅川朱雪杏诗翁故居未果
平生性淡未言穷,
岁月千年一阵风。
他日人来如访我,
似翁默默问无踪。
     柯树勋2017年1月11日记于楚石斋


.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